红颜多薄花影楼 第三节:不过从一个坑跳进另一个节坑(1/5)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正值酷暑气节,日头傲慢的灼烧着大地,毒热的很是不近人情。

    都城内的街市上,或高声叫卖的摊主,或刁钻讨价的买者,又尔或别国商人旅客等,哪个不汗流浃背的。

    可这繁华景象依旧热闹喧嚣,人们游刃在金钱来金钱往的利益规则中,寻找着烈日压迫不到的快乐和满足。

    而在花影楼后院,却是别有一番那些个凡夫俗子无法体会到的韵味。谁让这可是都城内最大的酒楼。

    在这花影楼的后门外是一条隔街河,河水涓涓流淌,缠·绵过清晰见底的每一粒石子不知去向何处的远方。而河岸的那头,便是供花影楼里的姑娘和处事儿的人居住的后院。

    后院建在将近两条街长的土地上,由两丈高的砌石墙围铸,外人只可远观。因此它的神秘自建成以来便在城内引起不少人的猜疑遐想。多少泛泛之辈闲言相传,却盖不过更多人企盼能入内一探究竟的欲·望。

    而院内,乍看之下还以为是误入一片与世隔绝的花海,艳丽争相开放,芬芳无处不在,连每一个角落都或栽或摆的点缀着几束娇艳欲滴的奇花异朵。

    让人好生纳闷的是在这样毒热的季节,这儿的花朵却越发开的盎然多姿没有丝毫萎靡之色。细看之下,那色彩缤纷种类不一的花儿又没有一朵能叫的上名,似是天外之物,耐人寻味。

    除了花,更迷人的是那分隔建立在花海之中大小不一,风格各异,亦或奢华气派亦或典雅高贵的小楼别苑。它们各有命名,各居其主。

    在其中,有一栋殷红漆色墙筑成的双层小楼邸,楼檐上的精雕刻花,别致典雅,栩栩如生。远瞻,宛如一位正着大红袍的待嫁女子,静候佳郎归来。

    小楼里主人的闺房中,香熏炉内正燃着铺晒刚好的干花瓣。袅袅青烟丝,暗飘淡淡香,甚是舒适怡人。

    一位身着白锦缎黑丝绣边长褂的青年男子正端坐桌案边,容颜平缓,看不出一丝悸动。只是细品着手中琉璃白玉杯里的嫣紫色花茶。这是花影楼内自家种植的花朵晒制而成的茶花,得由清晨同类花朵枝叶上的露珠冲泡,入口才得香嫩细腻。

    品下一口,男子忽的眉目紧蹙,毫不掩盖他的心思重重。

    俯首鼻嗅杯沿漫溢出的幽静花香,又浅抿一口酿在喉头酝了酝,这才舒松了愁眉,抬首朝床榻那头会神的望去。

    床榻前站着一名女子,一席紫纱霓裳长衣裙覆身,衬着精致紫罗兰绣花的绸缎里子,微紧的勾勒出纤细直挺的身段子,外柔内刚。

    隔着层床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